0031 可可爱爱的小萝卜头们-《长公主她总想怂恿臣谋反》

    戚月浅原本是想出去转一圈再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的,结果出了宅子没走多远她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而跟踪她的,是几个面色发黄身上穿着粗布补丁衣服的孩子。

    这些孩子有男有女,年纪也大小不一。

    却无一例外都面容饥瘦,小脸上也都搞得灰扑扑的。

    几个孩子也不敢距离她太近了,戚月浅停下脚步的时候他们也跟着停了下来,一个个有些害怕却又双目亮晶晶的看着她。

    戚月浅默了一下,看向他们出声询问:“为什么要跟着我?”

    这几个孩子原本是在路边玩的,她路过的时候这些孩子看见她就突然跟了上来。

    戚月浅没察觉到他们有什么恶意,一开始也没管他们。

    但她已经走了一段路程了,这几个孩子还在她身后跟着,她完全没办法做到视而不见。

    小孩子们有些忐忑的看着她,过了好一会见她没有生气的意思,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一点的女孩子才怯怯开口:“姐姐漂亮。”

    这个姐姐是她们见过的长得最漂亮的姐姐了。

    “比天上亮晶晶的月亮还要漂亮。”

    另外一个小朋友补充道。

    娘说天上的月亮是这个世上最漂亮的东西了,但他现在觉得这位姐姐比月亮还要好看。

    小朋友们喜欢一切漂亮的存在,所以他们在看到这位漂亮姐姐的时候才会立刻放弃了他们喜欢的游戏,跟在漂亮姐姐身后想多看几眼。

    其中一位年纪比较小的小朋友偏着脑袋看了戚月浅一眼,朝她小心翼翼的摊开了自己紧握着的掌心。

    “娘说生病了吃颗糖就不会痛了,漂亮姐姐,给你糖吃。”

    一颗只有小朋友指甲盖大小的硬糖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

    糖色有些发黄,因为在手心里握久了的原因糖已经有些化了,黏糊糊的弄了小朋友一手。

    小朋友抿了抿唇,明明十分不舍,却还是将这颗糖递到了漂亮姐姐面前。

    周围的小朋友们在看见糖果时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过却没人出声制止这个小朋友的动作。

    姐姐的脸色很不好看,漂亮姐姐比他们更需要这颗糖果。

    戚月浅看了眼被送到自己面前来的糖果,蹲下身视线与他平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一些的开口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孩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漂亮姐姐温和的声音中小声开口道:“我叫小沙子。”

    说完他又很小声的开口:“我娘不让我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姐姐要替我保密哦。”

    看着小孩子一本正经的模样戚月浅唇角扬起一抹极浅的弧度,轻轻点头:“姐姐不往外说。”

    小孩将糖果又往她面前送了送,咽着口水开口道:“姐姐你快吃。”

    再不吃他要忍不住想吃掉了。

    戚月浅垂眸看了眼快化没了的糖块,在这小孩儿期盼的目光中用指尖捏起了他掌心中只有花生粒大小的糖块放入了口中。

    并不怎么甜腻甚至有些苦涩的味道在口中化开。

    耳边响起了小朋友们吞咽口水的声音。

    戚月浅一抬眸,就对上了小朋友们渴望的小眼神。

    给她糖的那小家伙咽了咽口水问道:“姐姐,甜吗?”

    戚月浅面不改色的咽下了口中又甜又苦的味道,浅笑着点头:“甜,谢谢小沙子的糖果。”

    小家伙咧嘴笑了起来。

    戚月浅取出帕子将他脏兮兮的小手擦干净,又给其他几个小朋友们擦了擦,然后从随身携带的荷包中取出一个油纸包打开,露出了里面包着的一些糕点。

    “谢谢你们请姐姐吃糖,作为回赠姐姐请你们吃点心。”

    纸包里是栗子糕。

    戚月浅是不怎么吃小零嘴的,这东西是给雪绒准备的,量不多,每个小朋友只分到了两小块。

    尽管如此,大家也高兴坏了,看着手中的栗子糕迟迟不舍得下嘴。

    分完糕点的戚月浅站起身看着一堆小萝卜头笑了笑开口道:“好了,都赶紧回去吧,一会儿你们家里人找不到你们该着急了。”

    小萝卜头们很乖,闻言一个接一个的朝戚月浅摆手道别。

    “谢谢漂亮姐姐。”

    “姐姐再见。”

    戚月浅看着这群小萝卜头们光着脚丫子一蹦一跳的离开,面上的笑意淡了些许,低声开口:“以后会吃得起糖的。”

    不止吃得起糖,还能穿的了新衣新鞋,上得了学堂。

    步行能去的地方有限,戚月浅并没有走太远,在附近逛了一圈后就回去了。

    院子里苏玉娆弄了一批花苗回来,正拉着所有人帮她种花。

    戚月浅回来的时候大家正干的热火朝天,个个搞的灰头土脸的。

    “您回来了。”

    见她回来,苏玉娆放下了手中的活站起身打招呼。

    江南首富家的千金,这会正一手拿着铁铲一手拿着花苗,白净漂亮的脸蛋上糊了不少泥土,原本端庄文静的大家千金现在成了只小花猫。

    戚月浅默了默,视线扫过已经整理出来的一小片花园开口道:“用不着搞这些的。”

    这里只不过是她们的一处临时落脚点而已。

    苏玉娆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朝她笑了笑:“姑娘不觉得亲手打造一处自己的小窝很有成就感吗?”

    戚月浅:并不觉得。

    这里于她而言和客栈并没有什么区别,谁会对一个客栈有归属感?

    但显然苏玉娆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她对亲手改造这座宅子抱有十二万分的热情。

    戚月浅也没阻止她,反正目前大家也没什么事儿要做,她愿意折腾就让她折腾去吧。

    她原本打算去书房的,不过想到这会儿左华容可能还在书房内,戚月浅脚步一转去了自己房内。

    时樾自暗处闪身出来。

    戚月浅坐在圆桌前给自己沏了杯茶水,抬眸看向他问道:“让你找的人可寻到了?”

    时樾点了点头,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

    “寻是寻到了,但他不愿意出山。”

    他们的人已经去请了三次了,那人却一直闭门谢客,连见都不曾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