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李琳-《回档1988》

    洪通食品高天虎办公室。

    “林秘书,叫齐总来一下我办公室!”高天虎拿起电话道。

    一会,齐长泰走进高天虎办公室。

    “高总,您找我!”

    “我们推出‘再来一袋’昨天成绩怎么样?”

    齐长泰将一张销售清单放在高天虎面前:“高总,很好,我很佩服那个陈涛,他绝对是商界精英,这么骚不知道的主意他是怎么想到的!”

    高天虎看着清单,也是一脸的兴奋。

    “不得不说,他还真是个人才,现在消息闭塞,我们岭西的这种操作,别的省短时间也不会学走,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加快速度,争取半个月内,榨干红旺食品的现金流,到时候,我们再怂恿一批债主去讨债,那个时候,陈涛会乖乖将红旺食品交到我们手里!”

    齐长泰听到这话,也是一脸的谄媚:“高总,您这招真高,陈涛,一个小儿,他怎能是你这个商业巨擘的对手!”

    齐长泰本没什么本事,他能担任洪通食品总经理,完全是靠他吹牛的本事,和听话的本事。

    高天虎是个很自负的人,给他当总经理,必须听话,必须服从。

    这两点,齐长泰都具备。

    齐长泰跟随高天虎一段时间后,高天虎也觉得齐长泰本事不强,可,他有本事,只要齐长泰听话就行。

    曾经,高天虎遇见了一位有能力的总经理,双方都谈好,对方也准备来洪通食品担任总经理。

    可齐长泰就是不走,不但不走,而且还哭。

    他到高天虎跟前跪着哭诉,竟然抱着高天虎的双腿,说,他将高天虎一直当父亲尊敬。

    齐长泰的年龄只比高天虎小七八岁,他娘的,竟然将高天虎当父亲尊敬。

    真是不要脸至极。

    高天虎被感动了,将他留在公司继续担任总经理。

    从此以后,齐长泰就变着法地猜度高天虎的心思,为了知道高天虎的喜好,他花高价买通高天虎的秘书林玲,两人狼狈为奸,共同猜度高天虎的心思,共同欺骗高天虎。

    高天虎还乐呵呵的,认为,他的秘书和总经理,是自己最忠实的下属。

    殊不知,两人早已狼狈为奸,不知偷情多少次。

    高天虎微微点着头:“齐总,这次干得很好,我有嘉奖,等这次收购了红旺食品,我给你奖赏一套房子!”

    齐长泰那一张脸乐得:“高总,您放心,您说那我打那,争取十五天,吃掉红旺食品!”

    “呵呵!”

    “继续加大‘再来一袋’的力度,另外,继续降低价格,榨干红旺食品的现金流!”

    ......

    已经十一月,虽然没下雪,但是,寒风仍旧凛冽。

    川湘楼的一个小包间。

    陈涛和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面对面坐着。

    两人正中间摆着一碟子花生米、一盘子黄瓜和两瓶啤酒。

    从这可以看出,今天两人来,根本不是为了喝酒,而是为了谈事。

    陈涛打开一瓶啤酒,倒出两杯,将其中一杯递给对方。

    “李记者,干了这杯,我们进入正题!”

    此人,岭西光明报社的记者李琳。

    对方摆了摆手:“抱歉,陈总,我谈事前不喝酒,陈总还是先说事吧!”

    “李记者,那我就说了,据我得到的消息,你和洪通食品的高天虎有仇!”陈涛笑道。

    对方眼神凌厉,并没有说话。

    “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李琳呵呵一笑:“听陈总的意思,这次约我与高天虎有关?”

    陈涛将一杯酒倒进嘴里:“对,与高天虎有关,我的身份,你也知道,红旺食品老总陈涛,最近,我们公司和洪通食品正在打价格战,属于那种不死不休的价格战,你应该明白我找你干什么?”

    “陈总,我只是一个小记者,对于你们这些豪门争霸,不感兴趣,再说,我也无能为力!”

    “李记者难道忘了三年前你妻子被辱之事?”

    李琳虽然面不改色,但,陈涛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杀气。

    是啊,只要是正常男人,是不会听见辱妻之仇还怡然自得的。

    “我知道,你恨高天虎,恨不得杀了他,可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对方在岭西经营很久,实力盘根错节,稍有不慎,会万劫不复!”

    “李记者,你现在不用怕,有我冲锋陷阵,你只要配合就行!”

    李琳听后,仍是摇头:“陈总的名气我听说过,但我要劝你,你不是他的对手!”

    “呵呵呵,不试试怎知道,当然,要是你不喜欢报仇,我们还有另一个合作方式。”陈涛说完,从兜里掏出五千元放在桌子上:“李记者,这种合作方式可行?”

    他一个月工资一百五,五千元,相当于四年工资。

    有这些钱,就可以给老婆看病.

    再说,针对的还是和自己有仇的高天虎。

    “你让我干什么?”李琳盯着陈涛的双眼。

    “我想让你用你的关系对洪通食品做一次采访,然后,做一次全面报道!”

    “这么简单?”李琳问道。

    “就这么简单,只不过,这次报道要全面,尽可能让岭西所有报纸报道,尽可能让岭西所有人都知道,你放心,我会付报酬。”

    陈涛又拿出两万元放在桌子上:“这是你这次运作的费用!”

    陈涛的大方让李琳惊呆。

    “要报道什么?”

    “卫生,原材料,主要是原材料,报道上要体现出洪通食品所做食品的原材料都是变质的东西,这种东西吃了,会死人的!”

    李琳想了想道:“我们报纸报道的是真实情况。”

    “我说的也是真实情况,最近,我们和洪通食品打价格战,高天虎为了压缩成本,所采用的原材料都是些腐烂变质的东西,例如蛋糕和饼干所用的玉米粉,已经发霉变质了,生产果丹皮用的果子,也已经腐烂变质了,这些,我都有内线汇报,只要你们去,就能看到真实的情况,到时候,你们的报道,也算真实报道。”

    陈涛说后,李琳举起了大拇指:“陈总,真有你的,谁要是惹了你,还真不好受。”

    “李记者,我是为我们共同利益奋斗。”

    “谢谢,只是陈总,这次我不能自已出面,要是我亲自带记者去采访,高天虎肯定会防备,可能会事倍功半,到时候,我会安排人去,只要和你说的一样,全岭西人民都会知道,洪通食品采用不合格的原材料生产食品。”

    “谢谢!”

    陈涛将两万元往前推了推:“李记者,费用不够,随时说话,我希望,这次合作后,我们还会合作。”

    “呵呵呵,陈总讲究。”

    李琳将钱塞进包里,起身要离开。

    陈涛端起面前的酒:“李记者,现在可以喝了吧?”

    “陈总,那我们就提前喝庆功酒!”

    两个酒杯碰在一起,两人一饮而尽,随即哈哈一笑。

    .......

    回到公司,陈涛立刻让高海宁来办公室。

    高海宁脖子上挂着一个白色羊肚子毛巾,一边走,一边擦着脖子上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