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步步紧逼-《回档1988》

    高天虎和齐长泰快速朝着办公室奔去。

    林玲跟在后面。

    “到底怎么回事,消息准确吗?”

    高天虎问道。

    “高总,刚才市场部经理打来电话,他说非常严重,吃了我们食品的那些人刚躺在小卖部门口喊肚子疼,就有记者跟随跟来拍照,他说,这好像是个阴谋!”

    高天虎微微皱着眉头,朝着齐长泰问道:“齐总,你说记者今天来采访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齐长泰听后,眉头一皱:“高总,肯定有关系,日报记者刚来说是为了采访你,可见到你并没有提采访的事,反而要参观我们的生产车间和仓库,遇见发霉的玉米和洗果子的池子又拍个不停,这说明什么?”

    高天虎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是不是有人想害我们?”

    “陈涛!”齐长泰提醒道:“我们仿照红旺食品,也推出‘再来一袋’,已经见效,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会将红旺食品抢走的市场抢回来。”

    “真是他们干的?”

    高天虎确定,这件事肯定是陈涛所为。

    “现在怎么办?”齐长泰遇到事就慌了。

    “食品最怕的就是安全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

    “通知市场部,赶紧将伤者送往医院,另外,打点各个报社,让他们尽可能不要见报!”

    高天虎说完,一拳砸在桌子上:“陈涛,你他妈的也太狠了。”

    .....

    陈涛办公室。

    陈涛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慢慢地抽着。

    这时候,高海宁推门进来,一脸的兴奋。

    “成了?”

    高海宁重重地点点头:“成了,几个报社的负责人刚打来电话,说,尽可能今天见报!”

    一般的报纸都是今天采访,明天见报,陈涛花了钱,他们竟然要让明天才能见报的事情今天就见报。

    “还是钱好啊!”陈涛喃喃地道:“打电话谢谢他们,立刻联系跛豪,今天晚上,我那篇文章也要贴满岭西省的大街小巷。”

    “是!”

    “海宁,这件事你全权负责。”陈涛命令道。

    “好!只是.....”

    高海宁有些期期艾艾。

    “有事就说。”

    “现在喊肚子疼的那些人已经住进了医院,要是检查出来,没什么问题,那怎么办?”

    “没问题好啊,没问题他们就可以出院了。”

    “可到时候要是有人问怎么办?”高海宁担忧地道。

    “问什么?你放心吧,没人会问,都盼着没问题。海宁,我们要的就是洪通食品出事的媒介,出事了,报纸一宣传,我那篇文章再一起作用,到时候,洪通食品就会被全省人民认定为不合格食品,就不会有人买他们的食品,这样,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高海宁点了点头。

    ......

    高海宁离开后,陈涛立刻电话市场部经理关城,让关城来自己办公室。

    “陈总!”关城小跑着来到陈涛办公室:“陈总,您找我?”

    “忙什么呢?”陈涛盯着关城,并没有将这次活动告诉关城。

    “好多人吃了洪通食品,都说肚子疼,各地的报纸争相报道,我正在调查呢,看我们红旺食品有没有问题?”

    陈涛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竞争对手食品出现问题,我们就要检查我们,所以,这几天,你们每拉出去一车食品,都要严格把关,绝对不允许不合格的食品流入市场。”

    “明白!”

    “接下来,你们市场部铺货,要尽可能地威胁大商店,小卖部和供销社,告诉他们,洪通食品出了质量问题,现在省内红旺食品是顶流,要是他们愿意让红旺食品继续供货,就让洪通食品的货下架。”

    “明白!”

    “呵呵呵,慢慢地,洪通食品就会走向灭亡。”

    关城盯着陈涛,这个人的脑子怎么如此聪明?

    年纪如此轻,脑子又如此聪明,他难道是.....

    “这样吧,你下去拟定一份合同,这份合同说明两点,第一点,要和我们红旺食品合作,就不能和洪通食品合作,第二点,和我们红旺食品合作,我们每款食品给他们再降低百分之五的价格。”

    ......

    当天的下午四点,陈涛办公桌上放着至少五份报纸,这些报纸都在报道一件事,就是洪通食品食物导致群众肚子疼问题。

    而陈涛手里拿着岭西日报署名李琳的那份报纸。

    一篇名为‘黑心商人,视群众生命如儿戏’的文章出现在报纸上。

    文章中配着两个插图,一个是一汪黑黝黝的池水旁堆着腐烂的水果和发霉的玉米,地上的蛆虫成群结队地爬来爬去,一个插图是一大堆发霉的玉米,玉米上空有腾腾白雾升起......

    陈涛脸上浮着笑容。

    ......

    同样,在高天虎办公桌上,也放着这几页报纸。

    高天虎额头上的青筋冒起老高,狠狠地将报纸揉捏在手里:“浑蛋,真是个浑蛋,陈涛,我和你势不两立!”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他一看电话号码,大惊:“是市政办公室打来的!”

    他刚要接起电话,总经理齐长泰道:“高总,您稳定一下情绪,尽可能诉苦!”

    高天虎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尽可能让自己心情平静,才拿起电话:“你好,我是高天虎!”

    “高天虎,我是魏东祥。”

    “魏秘书,您吩咐!”

    “你公司是怎么搞的,怎么能将人吃进医院?”对方盛气凌人。

    “魏秘书,我也不知道啊,按理说,我公司不可能会出这种问题.......”

    他话音还没落,对方就道:“先别说这些,现在这些群众是吃了你们厂子生产的食品才住进的医院,领导交代,群众住院期间所有的费用,全部由你们公司承担。”

    “是。”

    “好了,本来要停业整顿,可是,领导吩咐,你这几年也算忠心,所以,就让你自己内部整顿.....”

    魏秘书说完挂断了电话。

    高天虎脸上浮现出笑容。

    齐长泰看见高天虎的样子,着急地问道:“高总,魏秘书怎么说?”

    “哈哈哈哈,齐总,魏秘书说,领导念在我忠心,让我们自己整顿,哈哈哈,我们最担心的事情解决了。”

    “你说什么?市政不让我们关厂整顿?”

    “不不不,让我们自己整顿,不过,那些群众住院的钱让我们出,这样,你马上动用关系,尽可能对这次事故消除影响。”

    “明白,高总,我们以后不能小瞧这个陈涛。”

    高天虎再次点点头。

    可高天虎并不知道,即使他们让报社将这些报纸压下去,不继续发行,可也消除不了影响,况且,晚上,还有十万份单页会贴在岭西省的大街小巷,这对他们来说,仍是一颗炸弹,和报纸相比,这颗炸弹更具威力。

    ......

    当天晚上,高天虎怕再出什么问题,就没回住处,睡在办公室。

    早上七点左右,总经理齐长泰冲进他的办公室。

    “高总,不好了!”

    高天虎从齐长泰手里接过单页,看后,整个人险些摔倒:“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可能昨天晚上已经贴满了,我刚给各地的经销商打了电话,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还没有,可是今天早上,基本全省的大街小巷都有。”

    高天虎感觉天旋地转,扑通一下坐在老板椅上:“陈涛这是杀人不留余地。”

    “高总,现在怎么办?”

    高天虎摆摆手:“你先出去,我想想对策!”

    高天虎知道这些小单页的威力,报纸只给一些有实力的人看的,而这些小单页上写的洪通食品质量存在问题将会在全省刮起一股抵制洪通食品的海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