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毒枭大佬的卧底妻(71)-《快穿之满级大佬撩疯了》

    “你骂我胸小!”妍妍瞪了眼她,随即对着空气再次鬼哭狼嚎起来,“呜呜呜....我怎么就那么惨啊,为什么我不是你啊,这样川哥喜欢的人就是我了,也不会为了你今天还要将我给赶走,他明明之前对我才是最好的!怎么你一出现,这些就全变了呢!”

    “那我还没说你们呢!要不是你们,我能受那些罪,把我害得半死不活不说,现在还带我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把我卖了都没人知道,我找谁说理去!”阮安对着明显已经喝醉的妍妍开口回怼道。

    妍妍伸出手晃晃悠悠地指着阮安,“你就是不知足,你这不还没死呢嘛,虽然我是真的挺想让你去死的,这样川哥他就能看到我了....呜呜呜。”

    “我就是死了,他也不会看上你!”阮安一脸严肃认真的看着她,伸手来到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给扳正面对着自己,“我这话就只说一次,你给我认真的听好了。”

    妍妍抬起头,朦胧的眼神看着她,“你要说什么?”

    阮安看着她这副样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反问道:“你的人生难道就只有萧川这一个男人了吗?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男的,你为什么非要吊死在他一个人身上,多找几个男人他不香吗?想当初我可是出了名的受欢迎,走哪,哪里都有人,根本就不孤单,也不会像你这样在这里喝酒发癫。而且你也不要那么上赶子去,男人都是犯贱,你越不理他,他反而就越会贴在你的身边。”

    她伸手指了指自己,“你看看像我这样多好,爱的时候好好爱,不爱就直接踢走,下一个更好。”

    “可是我胸小。”妍妍撇了撇嘴,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眼泪有哗啦啦地往外冒出。

    阮安看着她哭顿时感觉头又大了,她就不明白了,这人怎么就单纯地抓着这一点不放呢?

    这胸大还是胸小,跟萧川喜不喜欢她有什么关系吗?

    为了制止耳边的吵闹,阮安叹了一口气,接着对她出声教育道:“喜欢一个人虽然第一眼看的是外表,但是如果想要长久发展下去,那始终得靠内在,胸小并没有什么不好,胸小穿衣多好看,多显瘦,而且穿衣还百搭,完全可以驾驭各种风格。”

    她的语气渐渐加重,“一个人爱不爱你不是看你这个,他不爱你了哪怕这些都是优点,最后在他的眼里也会成为一个分手的理由,你听懂了没!”

    妍妍似懂非懂地点了点脑袋。

    看着她这副模样,阮安趁机开口,“等回国的时候,你去自首吧,你看你还那么年轻,等出来了就找个喜欢的人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妍妍听到她的劝告,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讽刺地轻笑出声,眼神渐渐清明,没了之前的混沌,“你觉得像我们这样的,进了还能再出来吗,嗯?”

    阮安沉默了。

    回想起不久前,那男人的回答,阮安抬眸盯上她的眼睛,“如果我说,你喜欢的川哥他答应了呢,你还去自首吗,嗯?”

    “啊?!”妍妍听到她的回复,眼神中满是惊讶,接连摇头,坚定地出声否认,“这绝对不可能,川哥他是最不可能答应的人,阮安你少骗我了!”

    阮安的眼神微微一暗。

    是啊,就连面前的这个女人都明白的事,萧川不可能不知道。

    可他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答应了。

    这令阮安感觉心情有点十分复杂,她起身将毯子扔在妍妍的身上,“你在这里待着,我去洗个澡,浑身都是酒味,难闻死了。”

    留下话的阮安不管她是什么反应,直接迈着步子往楼上走去,掏出手机,直接走进了浴室,将门迅速反锁,随即打开花洒,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做完,她才坐在马桶凳上,看着手机上的那个号码,深吸了几口气后才拨打了过去。

    接到电话的陈警官协同方警官两人刚到达M国机场。

    放下手中的行李,陈警官看了眼周围,随即才点下接听键,“喂,阮安?”

    听到声音的阮安点了点头,意识到此时是在打电话,对方看不到她的动作,才缓缓地开口应道:“是我,陈警官。”

    陈警官略微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又提了起来,微微蹙了蹙眉,缓缓开口道:“我听小江说,你前不久身子才刚刚好。”

    “嗯。”阮安轻嗯一声。

    “阮安,你很棒,跟你的父亲一样!”陈警官出声夸奖道。

    当时他们在得知到萧川竟然让人给她喂了那东西以后,就一直十分的担忧,想要派人去救她,但是又碍于大局一直迟迟没有行动,直到小江给他们发了放心的消息以后,才稍稍缓下心。

    但是此时能亲耳听到她的肯定,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没想到她既然真的靠着自己做到了!

    陈警官在打电话的同时也在不停地用余光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压低嗓音,对着电话那头的阮安开口说道:“阮安,我跟方军现在已经到M国的机场了,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让你再次出事,也吩咐了小江让他随时保护你。”

    “谢谢。”阮安出声道谢,拿下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时间,随即又贴在耳朵处,缓缓地开口道:“陈警官,我能问您一件事吗?”

    “你说。”陈警官开口道。

    阮安深吸了几口气,缓缓出声问道:“等事情结束后,你们会怎么处理萧川他们,不对....我应该问他们会怎么死啊?”

    “枪决。”低沉的嗓音透过听筒传入阮安的耳里。

    已经知道结果的阮安,脸上没有太多的波动,抿了抿嘴,“陈警官,要是我能让他们去自首,能让他们别被枪决吗?”

    听到阮安的恳求,陈警官狠狠地蹙了蹙眉,对于她的发言感到很是意外,同时心里浮出一丝怒气,“阮安,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们如此罪大恶极的人,你怎么能帮他们求情!这让你爸的在天之灵.....”

    听电话那头明显误会了她的陈警官,连忙出声打断道:“陈警官,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其实是想让你们给他们换一种死法。”

    “你是想?”对于阮安的开口解释,陈警官的眼神中有些迷茫。

    “如果我能让他们去自首,可以给他们申请一个安乐死吗?”阮安缓缓地开口试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