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请吉米仔吃宵夜-《人在诸天,从被通缉开始》

    不光串爆生气,在座的其他几位上了年纪的叔父们,也都是脸色不悦。

    因为大D的话打击范围太广了。

    “大D,知道你人多钱多,但别忘记了,和联胜讲究的是辈分。”

    “是啊大D,串爆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叔父。”

    串爆更是振振有词道:“大D,如果当初不是我们挺你,你能当上荃湾的话事人,现在厉害了,是不是不把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中了,哼!”

    大D闻言不爽的将手中香烟狠狠一扔。

    蹭地一下子站起来。

    那双虎目瞪着串爆、龙根、老鬼奀几人。

    “有咩有搞错?我能上位,全凭我大D有钱又有人,怎么?现在系不系实话也不让讲喽!”

    “我看以后再选择各区话事人,别论功绩了,直接谈资历吧!”

    他早就看这些老家伙不爽了,仗着资历装整天就会倚老卖老。

    “你……”

    串爆等几个叔父被呛的哑口无言,脸黑如炭。

    “什么事情这么热闹啊?”

    突然,一道温和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阿乐来了!”

    首位上的邓伯就好像弥勒佛一样咧嘴笑道。

    “邓伯!”

    来人正是和联胜在佐敦区的负责人,阿乐。

    他与大D两人年纪相仿,又都是后起之秀,自然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个比较。

    不过。

    阿乐向来尊敬长辈,比嚣张跋扈的大D更加受叔父们的爱戴。

    “阿乐来了!”

    “阿乐,开大会都这么慢,就剩下你了。”

    一个又一个叔父和颜悦色的说道。

    阿乐也都逐一回复。

    看到他这个样子,大D就心中很不爽:“切!”

    阿乐闻言皮笑肉不笑的打一声招呼:“大D!”而后,就在大D的对面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既然人到齐了,那么,大会开始吧!”

    邓伯环视一眼在座的众人,缓缓开口。

    每个月一次大会,这是和联胜百年来不变的规矩,有矛盾调解矛盾,没有矛盾就汇报一下自己地盘的情况。

    “火牛,鱼头标告诉我,你介入了冷鲜生意,还抢走了他的客源,有没有这回事?”

    “邓伯大家都要吃饭啦!”

    “我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家人,不准给我伤了和气。”

    调解完矛盾。

    邓伯继续说道:“阿乐,上个月跑马地那件事情办的不错!”

    “叔父们交代的事情,自然要办的漂漂亮亮了。”阿乐谦和的笑着回答。

    邓伯露出欣赏的表情,而后,转头看向大D:“你也很不错,每个月的红响就属你荃湾交的最及时也最多。”

    “那是,谁叫我是和联胜人最多,钱最多的那!”

    大D一点都不谦虚的傲然说道。

    邓伯再次将目光落到串爆身上,“你新收的后生仔不错,为我们打下了慈云山,按照规矩,可以成为草鞋。”

    此话一出。

    像在场的飞机、吉米仔、师爷苏、大头、东莞仔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藏锋。

    因为这可是和联胜辈分最高的邓伯亲自授予的职称,跟自己大佬宣布的完全不一样。

    “阿锋,还不快谢谢邓伯!”

    串爆高兴说道。

    众目睽睽之下,藏锋上前一步,淡淡然回道:“感谢阿公!”

    也就在这时。

    阿乐才真正的注意到他。

    两人四目相对。

    邓伯对着藏锋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那么接下来,说下咱们和联胜最大的问题,距离吹鸡卸任时间不远了,下一任合适的坐馆人选,大家有没有推荐的?”

    听到这个话题。

    从一开始就吊儿郎当的大D立刻挺直身子,表情也变的认真起来。

    坐在他对面的阿乐虽然表现不大,但也身子前倾了下。

    毕竟。

    整个和联胜下一任坐馆的人选,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会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脱颖而出。

    藏锋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两人。

    心中一笑。

    终于开始原剧剧情了。

    如果没有他的介入话,这一届坐馆非阿乐莫属。

    但现在。

    花落谁家那就不好说了。

    接下来,大家就论谁来当下一任坐馆的话题,各位叔父们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不过在藏锋看来,雷声大雨点小,因为这些老狐狸们就好像是统一了口径,光是讨论,只字不提谁够格来当。

    可把脾气暴躁的大D给急的桌子下面的双腿抖擞个不停。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啊!

    “行了,关于下一届坐馆,等吹鸡彻底卸任了后,再说吧!”

    随着时间越拖越久,年迈的邓伯实在是坐不住了,敲了敲桌子,说完后直接起身离开了聚义厅。

    大D和阿乐也都各怀鬼胎的匆匆离开了。

    大会也就落下帷幕了。

    等串爆一离开,藏锋坐上车,开车的许飞问道:“锋哥,我们现在回去吗?”

    “先不着急!”

    话音刚落,藏锋就看到了跟在龙根屁股后面的吉米仔,他眼睛微微一眯,然而,就好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吉米仔不经意间的扭头,正好也看到了车里的藏锋。

    藏锋笑着点点头。

    吉米仔给予回应。

    “我们走吧!”

    藏锋升上来车窗,淡淡然道。

    ……

    忙碌了一天,将龙根叔和老大官仔森一一送回家后。

    吉米仔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租屋。

    躺在床上回想这段时间加入社团的种种,虽然说从那之后生意摊子没有混混们来收保护费了,可是他对未来更加渺茫了。

    因为一入江湖深似海。

    “贼老天,你就那么见不得我好吗?”

    心有不甘的咒骂一句。

    然后。

    从床上爬起来,脱掉身上衣服,穿着四角裤正要走进卫生间洗澡的时候。

    “咚咚!”

    敲门声骤然响起。

    吉米仔听到后,双脚一顿,不由一愣,这么晚了谁会来找他?

    抱着好奇态度。

    “咯吱!”

    他打开了紧闭的房门,当藏锋的英俊面孔瞬间映入眼帘,吉米仔微微一惊。

    “怎么会是你?”

    两人仅仅算是点头之交,怎么忽然找上门来了?

    藏锋举了举手上的食物。

    轻笑道:“要不要尝尝新界的米肠,据说味道还不错。”

    吉米仔瞟了一眼他手上的食物。

    肚子更是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下一刻。

    他就打开房门:“进来吧!”

    PS:今天七夕,祝单身狗顺利脱单,另外,我那年过花甲的女朋友说要给我一个大惊喜,我猜想着,上次说想要一辆奔驰大G,会不会这今天晚上就要实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