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一切都是朝歌提前谋划-《傻妃带崽要和离》

    沈家,别院。

    朝歌靠在庭院中,数着手中的荷花花瓣。

    一、二、三……三天了,没有赫连骁一点动静。

    他说好了十天就会来接她的。

    “娘亲,莲子!”元宝从荷花池中露出脑袋,玩儿的不亦乐乎。

    朝歌傻傻的冲元宝笑,伸着手去擦他脸上的泥泞。“元宝,水里凉,上来。”

    “娘亲,有鱼儿!”元宝玩儿心重,往荷花池深处走去。

    朝歌有些担心,荷花很高,深处更是看不见身影,元宝又小,很快没了动静。

    “元宝?”朝歌慌了。

    “元宝!”

    荷花深处,突然传来响动。

    元宝呜咽的挣扎,有人潜藏在浅水中,将元宝拉了下去。

    朝歌脱了鞋袜下水,紧张的往荷花深处走去。“元宝?”

    突然,有人捂住朝歌的嘴,将她迷晕。

    ……

    城外驿站。

    朝歌躺在床上,双脚黑漆漆的满是淤泥。

    戴着薄银面具的男人站在床边看着朝歌,叹了口气。“小傻子……”

    “主人,已经安置好,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手下小声开口。

    男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他是故意在西蛮动荡结束之际将元宝带走,等轩辕御风平定西蛮内乱回来要人之时,奉天皇帝却把西蛮少主弄丢了,到时候……看奉天皇帝要怎么和西蛮交代。

    奉天皇帝理亏,那西蛮便可趁机提出要求,要回西蛮雪域山下的三座城池。

    那三座城池,是西蛮的战略要地。

    他们必须要回。

    “端盆温水过来。”男人沉声说着,冰冷的面具下,那双眼眸却无比温柔。

    暗卫愣了一下,赶紧去做。

    坐在床边,男人亲自清洗绢布,给朝歌擦拭着双脚上的泥泞。“原本计划并非要连你一起带走,可我……就像让你看清楚赫连骁的态度,他不爱你了,别等他了可好?”

    男人声音沙哑,笑的苦涩。

    他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小傻子对赫连骁的爱早已经融入骨血,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变的。

    ……

    朝歌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惊慌的看着四周,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醒了?”暗处,有人沉声开口。

    朝歌害怕的后退,紧张的看着那人。

    那人戴着薄银面具,看不清面容,身形清冷,却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你,你是谁……元宝呢?”朝歌很害怕,眼睛红红的。

    男人沉默,许久才开口。“你只需要在这里安稳的住上一段时间便好。”

    “你……”朝歌歪了歪脑袋,虽然灯光昏暗,她还是觉得男人面熟。

    莫名,惊慌紧张到发抖的身体都不再紧绷。

    眼睛亮亮的盯着男人,朝歌咬着唇角不敢确定。

    男人被朝歌看的有些发慌,快速躲开视线,耳根有些泛红。

    “阿澈……”朝歌傻傻的唤了一声,随即咬住手指。“不对……”

    不对,不是阿澈,阿澈已经死了。

    眼睛又红了,朝歌抱着双腿哭了起来。

    阿澈死了。

    再也没有人对她好了,所有人都对她很凶。

    “哭什么……”男人故作凶狠,可尾音还是下示意放缓。“吃点东西。”

    故作不耐的说了一句,男人指着桌上的糯米桂花糕,转身摔门离开。

    朝歌一个哆嗦,开心的下床,她真的饿了,而且她最爱吃的就是糯米桂花糕。

    在西蛮的时候,阿澈每日都会带给她吃。

    ……

    沈家,别院。

    沈慕离发了火,用力一脚踹在看守之人身上。“在我沈慕离的地盘上都能让人把朝歌和孩子带走,还留着你们有何用!”

    “大人……我们已经在追查,与……与长烟阁有关。”他们发现后边一路追杀,但这次长烟阁派出的,居然是一阶以上的高手。“对方……是一阶以上的高手。”

    沈慕离蹙了蹙眉。“长烟阁是接了谁的任务?”

    带走元宝,可以理解为激化西蛮与奉天的矛盾,听说轩辕御风出手,叛军已经落荒而逃。整顿好西蛮朝政,轩辕御风必然在百花盛宴之日重返奉天,带走元宝。

    若是百花盛宴之时还不能找回元宝,那……奉天便说不清了。

    皇帝费尽心思谋划这一切,留朝歌为人质,送元宝回去登基,一次来制约西蛮。

    有人想要毁了皇帝的全盘计划。

    眼眸一沉,沈慕离抬手。“派出罗刹门的人,掘地三尺,也要在三天内将朝歌公主和元宝找回来。”

    这事儿必然已经传到皇帝耳朵里。

    ……

    宫外小路。

    明月从宫中离开,前往将军府。

    如今陛下已经赐婚,即使赫连骁还没有迎娶她,她也是将军府名正言顺的女主人了。

    赫连骁以毒发之名称病,她这个未婚妻当然要去表示关心。

    “公主,将军称病,是否会延误婚期?”宫女有些担心。

    “百花盛宴还有七日,赫连骁就算是称病,又能躲多久?百花盛宴是彰显奉天国威的时候,骁哥哥一心为了天下,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儿女私情耽误正事儿。”明月扬了扬嘴角。

    她早就已经将赫连骁摸透了。

    否则,她也不会这么自信,自信父皇一定会将她许配给赫连骁。

    “啊!”突然,马车剧烈晃动。

    马车外传来声响。

    明月的人应声倒地,宫女也一声惨叫被杀。

    明月掀开帷幔,惊慌的跑出马车想要逃走。

    “啊!”突然,有人从背后打晕明月,快速将人劫走。

    ……

    城外驿站。

    朝歌迷迷糊糊的坐在床榻上,困得厉害,就是不敢睡。

    “怎么不睡?”男人走进房间,惊讶小傻子居然没睡。

    “阿澈,你是不是阿澈啊。”朝歌傻傻的问着。

    她强撑着不睡,就是想知道是不是阿澈变成鬼来找她了。“你是鬼吗?”

    男人身体僵了一下,深吸了口气。“我若是,你不怕?”

    朝歌眼睛亮了一下,拼命摇头,乖巧的坐着,像个拨浪鼓。“不怕,只要是阿澈,我就不怕。”

    男人叹了口气,走到朝歌面前,宠溺的揉了揉朝歌的脑袋。“阿澈已经死了。”

    朝歌眼睛红了,低头哭了起来。

    “睡吧。”慕容澈坐在床榻边,陪着朝歌。

    朝歌听话的躺下,蜷缩着盖好被子,还死死的拽着男人的衣角,生怕他走掉。“你就是阿澈。”

    她傻,可她无论如何都能认出阿澈的。

    慕容澈无奈的笑了一下,这个小傻子,有时候聪明的吓人。

    朝歌缓缓的睡了过去,很快,再次睁开眼睛。

    慕容澈宠溺哄着小傻子睡觉的手也僵在原地,视线渐渐变得冷凝。

    “王上倒是有闲情逸致来哄一个傻子睡觉。”清醒后的朝歌冷笑了一声。

    慕容澈没有说话。

    “我答应过王上,定然会帮你夺回西蛮三城,这次的计划若是成功,王上可别忘了答应我的。”朝歌起身,声音冷凝。

    慕容澈同样冷凝,这个朝歌……太过危险。

    危险的像是一只毒蛇。

    “明月可绑了?”朝歌扬了扬嘴角。

    “嗯,消息也已经传到赫连骁哪里了。”慕容澈声音凉薄,对清醒后的昭和与小傻子,天差地别。

    慕容澈假死,也是清醒后的朝歌给他出谋划策。

    对于慕容澈来说,清醒后的朝歌只是救命恩人,是合作之人,但小傻子……是他心中所爱。

    “我帮你让小傻子对赫连骁彻底死心。”朝歌的笑意越发深邃。

    “是帮小傻子对赫连骁死心,还是让你自己对赫连骁死心?”慕容澈冷笑。

    朝歌蹙了蹙眉,冷眸看了慕容澈一眼。“不想让这个‘傻子’永远消失,你最好乖乖听话。”

    她与明月同时被绑匪救走,赫连骁是去救明月的,还是来救小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