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筹备过自己的日子-《穿成寡妇后,捡来的糙汉虎视眈眈》

    第8章筹备过自己的日子

    这么一说,几个嫂子也才回过神来,茅草房就两间,的确也没个厨房。

    不由得再次暗叹一声,这二狗是真够懒的。

    村里人都勤快,再加上是自己人,见着秦子常这边收拾屋子,家里有能搭把手的,都自发出来帮忙。

    秦知意也不吝啬,她先前去镇上买的饴糖糕点也不少,村里但凡见到的孩子,都会给两块。

    至于来帮忙的,她也是用买来的白面招待,让帮忙的人顿顿吃饱。

    活不算多,再加上帮忙的人不少,忙活了三五天,总算把事情全都弄妥。

    房前那两块地,秦知意直接一把火把那些杂草烧了干净,一来方便清理,二来草木灰还能肥土。

    看着打扫好了的房子和收拾好的两块地总算像样了,秦知意瞧着心里也高兴。

    屋子全都打扫好了,就是看起来有些空空荡荡的。

    几个嫂子帮忙,一伙人找来麦壳和湿润的土壤弄成泥浆,再把泥浆和麦草混合做成土坯。

    所以院子里、路上全晾着拖好的土坯,土坯凉的差不多,就可以盖厨房了。

    加盖厨房才是大工程,后面还得慢慢来。

    修葺屋子的活干完,她先让几个哥哥回去休息了。

    至于嫂子们,帮忙拖完土坯,也打发了她们回去忙自己的事。

    这么算下来,买房买地,再加上修房子,总共花了也就六两多银子。

    因为有哥哥们帮忙,她还真省了不少钱。

    剩下的银子买物件以及盖房子,还得再花一些了。

    她知道,做人要知恩图报,哥哥们待她的好,她永远都记得。

    至于李家人那些账,她也给他们一笔一笔画的记着。

    不是不报,而是养精蓄锐,等她这边安顿好,瞅准时机,她吃过的苦,原主遭的罪,一定会让他们加倍奉还。

    如今房子收拾整齐,勉强能住人,可里面的物件还没置办。

    秦二狗家的茅草房,里面也就一张桌子两个板凳,一张床,再没有多的东西了。

    她还得去镇上置办一些。

    眼看天色还早,秦知意把兄妹俩嘱托给大嫂她们照看,随后就去村里找牛车。

    村里人见面都很和气,秦知意也比原主放得开,见人就打招呼,因此也不过几天时间,村里人都跟她熟络很多。

    这会说要找牛车,二叔直接把自家老黄牛拿来使。

    正当秦知意要给他拿铜板,二叔立马拉下脸:“自家侄女要用牛车,我哪能收钱,你要是真想感谢你二叔,回头请我吃碗饭就成。”

    秦知意见执拗不过,也只好依了他。

    两人掰扯完,坐上牛车,往镇上去了。

    牛车不比马车,较费些时间了,她是半大中午就出发的,等到镇上,已经到大中午了。

    反正已经到了饭点,她也不着急,直接要了两碗面,五文钱满满一大碗,又特意给秦二叔加了碗馄饨,秦二叔看到摆在面前的一大碗面以及一碗馄饨,又是一阵肉疼。

    “你说说你这孩子,我就说吃碗饭,你随便给我弄碗面就行了,还弄这么多,费这些钱……”

    秦知意笑笑:“费什么费,二叔你不吃我也得吃饭,再说了,往后指不定还要用你的牛车。”

    听她这么一说,秦二叔当即大手一挥:“这不就是小事,往后你要用牛车,只管去我家。”

    两人吃完面,她也没敢耽搁。

    卖被褥的店铺镇上有一家,离得最近,秦知意率先买了四床被褥。

    一床铺一床用来盖,剩下两床是放在家里的,两个孩子长大,以后还是要分床睡,好不容易来趟镇子,能买齐了就一次性买整齐。

    买好之后,秦知意让掌柜的帮她捆了一下,两床被子一扎。

    秦二叔见状,立马上来帮忙。

    东西放在牛车上以后,又冲着秦二叔道:“二叔,东西你就先在这里看着,我再去买些别的。”

    秦二叔点头,伸手摸了摸放在牛车上的被褥,又软乎又暖和。

    他琢磨着,马上就入冬了,这样的被褥盖起来肯定舒服。

    见秦知意一下子就买四床被褥,他不得不感叹,到底是大户人家回来的,还是有钱。

    买完被褥,前面不远就是杂货铺,专卖锅碗瓢盆。

    碗筷买了四双,掌柜的说成水成对,单买三双不吉利。

    秦知意也没计较,买了东西就往外走。

    哪知提着东西转身就撞到一个人。

    男人生得魁梧,秦知意没太注意,第一个担忧的就是她手里提的锅碗瓢盆,大多是陶瓷的,掉下去指定没用了。

    好在一只大手稳稳地接住了她,才让手里拎着的东西不至于掉在地上。

    秦知意暗暗庆幸,道了句谢谢。

    目光方才落在对方的脸上时,微微一愣。

    好俊俏的男子。

    但也只是一瞬间,秦知意便收回视线,与面前的男子保持距离。

    “不客气。”

    斐承晟也扫了一眼面前的秦知意。

    粗布麻衣,头上也是简单的珠钗,但比起他一路看到的村妇,看起来娇美一些。

    他的视线很快就落在对方两手拎着的锅碗瓢盆上,随后又微微蹙起眉头。

    那么细的小腰,这么瘦弱的女子,这么多东西也拎得动?

    他倒是有心想帮忙,但又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他此行不方便暴露身份,于是便收回视线。

    直到那个身影拎着东西走到不远处的牛车,他才离开。

    秦知意完全不知道这一出,锅碗瓢盆放在牛车上,转身又去肉店买了一些肉和猪下水。

    猪下水炼油的,肉是犒劳帮忙干活的以及哥哥嫂子们,毕竟这段时间他们帮忙干活,实在是累的慌,买点肉回去做了给他们补补。

    除此之外,她又顺带买了些粮食,毕竟牛车来一趟实在不太容易。

    镇上大手笔的人大有人在,毕竟放在任何时代都有穷有富。

    但她一个妇人出手这么阔绰,而且还拉了满满一马车东西,很容易就引起旁人注意。

    多数也只是看一眼,毕竟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

    可办完丧事的李满贯夫妇来镇上收账,李钱氏远远就看到了那离去的背影。

    李钱氏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又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李满贯道:“你瞧瞧,那是不是那小贱人?”

    印象中,秦知意只是一个低眉顺目,打乡下来又没见过世面的妇人。

    之前在他们府上,也是留着他们搓圆捏扁。

    如今看见,只见那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丝毫不拖泥带水,哪里还是以前唯唯诺诺的妇人了。

    李满贯还在拨着算盘,哪里顾得上,随口问了句:“哪个小贱人?”

    “不就是从家里出去那个,刚我看到她买了一马车的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