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带回来一个糙汉-《穿成寡妇后,捡来的糙汉虎视眈眈》

    第15章带回来一个糙汉

    面前的女人虽然穿着粗布麻衣,可依旧难以掩饰她身上那股天生的娇媚气息。

    偏偏这股娇媚丝毫不庸俗,柔弱中带一丝坚强,越看越让人移不开眼。

    但他清楚,一直这么看着人家,总是不礼貌的,随即又不动声色地挪开视线。

    秦庄氏看到胳膊上的伤口,冲着秦知意止不住感慨:“你看看人家为了救你几个哥哥,伤的多重?”

    “熊瞎子子力气大,别说是四五个人,就算是上十个,见了也得绕道走。”

    斐承晟听到秦庄氏的称呼,又将视线看向秦知意。

    原来这女子,是这几个猎户的妹妹。

    正思索着,又见两个三岁多的小豆丁,哒哒哒从外面跑了进来。

    只见小丫头跑进来就直接抱住女子的腿,扬起小脸奶声奶气道:“阿娘,舅舅他们遇到熊瞎子了,熊瞎子好吓人,二妮好害怕。”

    另外一个粉雕玉镯的小男孩也跟着道:“妹妹不怕,熊瞎子已经死了。”

    说完,小男孩又将崇拜的目光看向他。

    此刻秦承的内心激动又兴奋。

    他听几个舅舅说,全都是这人拿着宝剑杀掉的。

    那么大一头熊瞎子,就连外婆都说了,就算十个舅舅也不一定打得过,让他忍不住用一双眼睛,将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大块头打量了好几眼。

    察觉到大块头也看向他,他的脸颊瞬间红了,忙又冲着阿娘道:“阿娘,舅舅没事,是那位受了伤,不过应该也伤的不重。”

    斐承晟不动声色的沉了沉眸子。

    她竟然成亲了,而且还有两个孩子。

    很快他又察觉到,他竟然对一个妇人产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很快他就打消了心里的念头。

    恰逢这时候,胳膊上的伤已经被包扎好,斐承晟站起来将衣衫穿戴整齐。

    不经意的一暼,就见那妇人将软糯糯的小丫头抱在怀里,在她脸上亲了又亲。

    妇人笑靥如花,兴许是之前赶过来的时候走的太急,面上有些绯红,看起来更加好看。

    回眸,却见秦大牛正看着自己。

    他不动声色的解释道:“那是你妹妹的女儿?长得怪讨喜的。”

    秦大牛听到这话,挠挠头皮嘿嘿笑道:“是啊,我妹子俩孩子都挺可爱,就是命苦,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寡妇?

    那也就是说,她没有夫君。

    斐承晟的眉头再次微微的挑了挑。

    里面包扎完伤口,外面就热闹多了。

    大多数是听说秦家几兄弟猎了头熊瞎子,都来看热闹的。

    就连村里的堂叔伯也过来看热闹。

    见着这么大一头熊瞎子,纷纷讨论起来。

    “这么大一头熊瞎子少说也有四五百斤重,巧就巧的是,熊瞎子浑身上下也就眼睛这一处受了伤,皮毛完好,这是剥了拿到镇上去卖,指定能卖个好价钱。”

    “咱们镇上怕没有能出得起这个价的人,这一张熊皮起码得几百两银子,试问镇上哪家能出手这么阔绰。”

    “要我看,几兄弟干脆跑一趟,剥了皮晾干,拿到城里卖,价格要比镇上好不知道多少。”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秦大牛有些尴尬道:“各位叔伯兄弟,大家听我说一句,这熊瞎子不是我们打的,是这位壮士打的,我们充其量也是帮忙抬下来,具体怎么弄,还得问问这位壮士。”

    一瞬间,所有人都将视线看向斐承晟,就连秦知意也不例外。

    这次站在人群中,她可以大大方方的去打量。

    越看这人就越是觉得熟悉。

    再看到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秦知意突然间想起来,这不就是前阵子她去镇上,险些撞倒她的男子吗?

    好在也正是因为这男子,她才不至于摔倒,不至于把那些锅碗瓢盆全都摔烂。

    斐承晟也没想到能猎一头熊瞎子,他也只是看到熊瞎子差点伤了村民,才出手相助。

    至于受伤,也是因为前几天他遭人偷袭受了点内伤,要不然熊瞎子那一掌,也打不到他胳膊上。

    见众人都盯着自己,他便开口道:“倒也不是我一个人猎来的,算起来我们几个都有份。至于怎么处置,就由你们来决定。”

    秦大牛眉头一皱:“这可怎么行,恩人,这是你豁出命才猎来的……”

    秦知意看得出来,对方虽然穿着粗布麻衣,但绝对不是普通的山野莽夫。

    尤其是刚才那番话,足以见得其人品不差。

    于是她道:“大哥二哥,还有这位壮士,你们也别争了,依我看,趁着天冷肉还新鲜,先把皮扒了给它晾干,至于熊肉这些,自己留一些吃,剩下的拿出去卖,银子再分一分,至于怎么分,等卖完了回头再说也不迟。”

    三个哥哥一听这话,当场同意了。

    剥皮这事,二哥最拿手。

    一张熊皮在他手里,就跟脱衣服似的,要不了多久,一张完整的熊皮已经剥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张罗村里的人帮忙一起杀熊。

    这下村里人都忙起来了,单看这情形,跟过年杀猪差不了多少。

    熊心熊肝熊肺这些,大家也当猪下水似的,没有拿出去卖。

    全部掏出来洗干净放在一边。

    秦知意也没吃过,只是张罗着帮忙把这些东西洗干净卤了。

    等收拾干净,几个哥哥把熊肉分成好几段,拿着称称,再加一加,最后发现这熊肉去了内脏还有皮毛,居然还有将近400斤。

    秦二牛已经算起来了:“好家伙,差不多有400斤,猪肉外面也卖20文一斤,这熊肉再怎么也得比猪肉贵吧?算了算了,就算是20文一斤,也有至少八两银子了!”

    看着二哥兴奋的模样,连她都忍不住扬起嘴角。

    “好了好了二哥,既然肉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你们几个先回去休息,昨天赶了一天的路,等明儿一大早,你们再去镇上把肉卖了。”

    几个哥哥一听这话,立马点头:“我看能行。”

    秦大牛想了想,又走到斐承晟面前,冲着他道:“斐兄弟,你看这样行不,我们村里人没有谁吃过熊肉,我琢磨着给他们一人分一点,尝个鲜就行,回头从我那里面扣。”

    这话说完,秦大牛的脸又红到了脖子根。

    他总觉得这头熊肉,斐兄弟说有自己一份,都是白得的,现如今他还好意思要给村里人分,真是丢脸透了。

    岂料斐承晟却道:“给大家都分点尝鲜是应该的,这事大哥你做主就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