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长女之事有变-《千金有福》

    第10章长女之事有变

    “说你讨厌吧,你倒是挺耿直的,心里头想什么都直接跟我明说;说你有趣吧,你说的话又挺无理取闹的。”魏若评价说。

    “我哪里无理取闹了?”魏屹霖不服。

    “自己想去。”

    魏若这回是真不打算继续和魏屹霖掰扯了,说完就掉头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魏屹霖跑到魏若跟前拦着她:“你把话说清楚!”

    “你不是不喜欢见着我么?现在拦着我不让我走,难道说……其实你还挺喜欢我这个姐姐的?只是嘴上不承认?小笨蛋,你口是心非啊!”魏若眉眼弯弯,笑容娇俏。

    “你说什么呀!你别乱说!”魏屹霖急了。

    什么小笨蛋?叫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是吗?那你拦着我不让我走干嘛?是想要跟我这个姐姐好好聊聊,增进感情吗?”

    “没有没有没有!”魏屹霖急忙摇头否认。

    “没有就乖乖回去,找你喜欢的姐姐玩去。不然我真的会怀疑你是在变着法地跟我撒娇哦!”

    魏屹霖身体僵住。

    魏若轻笑着转身进了房间,被撇下的魏屹霖只能瞪着魏若的背影生着闷气。

    好一会儿后,魏屹霖跑去望梅苑找魏清婉倾述对魏若的不满。

    “姐姐,你说,那个魏若是不是很村妇嘛!哪有千金小姐在自己院子里面种菜,还顺着梯子爬到墙头上去的?”

    “屹霖乖,她或许有点做得不好,但我们作为家人,不该这么说她的。”魏清婉安慰道。

    “可是她很让人生气啊!”魏屹霖又忍不住想到后面魏若臭不要脸说他喜欢她这个姐姐想要借机跟她增进感情那些让他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话了,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郁闷。

    “屹霖不气,你既然都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就没有必要在这些事情上跟她生气,你要是气坏了自己,姐姐可是会心疼的。”

    魏清婉摸了摸魏屹霖的头,温柔的声音如清泉一般流淌入魏屹霖的心田里。

    魏屹霖瞬间感觉自己没那么生气了:“姐姐,你真好!差不多时间出生的两个人,你们一个天一个地,差别太大了!”

    “你呀!”魏清婉用食指轻点了一下魏屹霖的额头,“以后不许再这么鲁莽,说那么不好听的话了,大哥说得没有错,那些话不可在外人面前说的,让人知道了,可是要寻你的错处的,姐姐可不想你犯错被爹娘处罚。”

    “知道了姐,我下次收敛着点。”

    “不仅是收敛,是不要去找她麻烦了,她做得不对自有爹娘和大哥教导,你是弟弟,不可这么对她说话的知道吗?”魏清婉柔声教导。

    “那不是大哥让我去给她送桂花糕,她不领情,我就一时没忍住嘛!我发誓我刚去的时候,真打算跟她好好说话的!”

    “嗯,我知道屹霖很乖的。”

    “还好爹娘没让她做我们家的嫡长女,她这个样子根本不够资格做我们家的嫡长女!”魏屹霖暗暗庆幸。

    “其实这嫡长女该给她的,爹娘这般厚爱,我着实羞愧。”

    “才不是,我觉得爹娘的决定是最明确的,姐姐你就该是嫡长女!我们全家都认可你!”

    魏清婉摸了摸魏屹霖的头:“谢谢屹霖,这么相信我。”

    “那是当然的,我从记事起,陪我最多,教我最多的就是姐姐了,我不相信你我相信谁?”

    魏屹霖出生后没多久,魏明庭就调任兴善县了,公事繁忙,云氏也忙于操持家中诸多事宜,魏屹琛则忙于读书,故而陪伴魏屹霖最多的便是魏清婉的,他与魏清婉的感情是最为深厚的。

    ###

    魏若的小院改造计划顺利进行,今天一早魏若将发出来的红薯藤进行了扦插,又把丝瓜苗分种好。

    红薯是空间里的种子,种植可以帮她刷经验值,丝瓜、南瓜和葫芦只是单纯到种植季节了,而且魏若喜欢它们爬满架子挂上果实的感觉。

    忙活了一阵,魏若刚坐下来喝了口水。

    云氏的丫鬟翠屏就过来了,请魏若去云氏的屋里,说是云氏有事找她。

    看翠屏的神色,魏若就觉察到有事情发生。

    等到了云氏屋里的时候,见魏清婉已经在了。

    再看云氏凝重的表情,魏若便断定,确实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见到魏若进门,云氏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跟前来。

    魏若走近了些,但还是稍稍保持了一些距离。

    “若儿,京城那边来信了,你祖父已经将你的名字添在了族谱上了,以后你的正式名字叫魏清若。”

    云氏的眉头锁着,神情看着并不像是只有这一件事情要说的样子。

    “娘,你怎么了?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吗?”魏清婉忙柔声询问。

    云氏看看魏若又看看魏清婉,欲言又止。

    思索良久,才开口:“婉婉,还有件事情娘要跟你说,你听完别难过。”

    “娘你说,我没事的。”

    “你祖父的意思是,想要若儿做长女,你的名字写在若儿之后。”

    闻言魏若有些许的意外,她虽想到此事老伯爷有可能会有不同意见,但没想到老伯爷会这样直截了当地做出决定,都没有再与魏明庭和云氏商量商量。

    魏清婉直接愣住,脸色肉眼可见的苍白了起来,紧接着眼泪就蓄满了她的眼眶。

    “婉婉……”看着女儿这般,云氏的心情愈发沉重了。

    “娘……”魏清婉扑进云氏的怀里,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一般一颗接着一颗地往下滚落。

    云氏心疼不已,不知如何安慰如此伤心的女儿。

    魏若帮她说:“其实长女次女都不是很重要的,爹娘的疼爱是一样的,不会少的。”

    云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前两天她自己对魏若说的话。

    魏若继续说:“而且这也是清婉妹妹当初自己请求的,如今愿望成真,清婉妹妹也应该高兴的不是吗?”

    这是魏清婉的原话。

    魏清婉把头从云氏怀里抬了起来,怔怔地看着魏若,那模样像极了受伤的小兔子。

    “不是吗?”魏若反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