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也没有玖儿说的那般讨人厌(一更)-《暴君闺女三岁半:全家都是大反派》

    外围的刺客像是突然接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放弃了追逐无辜的百姓,而是将尖刀对准了被轩辕澈保护的苏婧琴和苏婧仪两人。

    外围的黑衣人并不多,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轩辕澈身上就出现了不少伤口。

    突然,一道银光闪过。

    ‘锃!’

    “小心!”

    轩辕澈赶在刀剑之前,将苏婧琴抱在怀中。

    ‘哧!’

    刀剑刺入皮肉的声音,苏婧琴甚至都没来及反应过来,只感觉到轩辕澈的身体轻轻一颤,喉间发出一沉沉的闷哼声。

    轩辕澈松开苏婧琴,反手给了来人胸膛一刀。

    干脆,果断。

    黑衣人甚至都没来得及把刀拔出,眼睛猛地瞪大,身体直挺挺地向后倒去,死不瞑目。

    “大块头!你怎么样?”苏婧琴蹲下身,声音微微颤抖,无措地看着轩辕澈腹部的伤口。

    轩辕澈用力将刀柄折断,留了半截在身体里,抬手擦掉唇角的血,“无事,黑衣人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先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

    苏婧仪自小生在宫中,哪里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歪七扭八的尸体,血流成河,浓烈的血腥味窜入鼻腔,让人忍不住想要作呕。

    苏婧仪忍住生理不适,尽量躲在苏婧琴的身后,躲开黑衣人的刀剑,此时见轩辕澈受了伤,眉梢紧紧拧起,刚要说话,就听见了一阵马蹄声。

    “二公主?四公主?”

    温润谦和的声音从马车里响起。

    一辆十分质朴的马车停在了几人面前。

    马车的帘子从里面被掀开,露出一张温和清秀的脸。

    “宁大人,你怎么会在此?”

    苏婧仪皱眉,那一日秋日狩猎,她虽然被宁水元所救,却没有见过,后来在宴会之上,才见了一面,许是因为小人不喜他的原因,苏婧仪对这个所谓的救命恩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臣本来今日也是来看九公主扮花神的,不曾想刚刚在酒楼之上看到了二公主您,不放心就跟了过来,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帮黑衣人,还好有家奴相护。”

    说着,宁水元看了眼跪倒在地的轩辕澈,“臣见这位小哥看起来受了不小的伤,此时医馆里面怕是有不少人,还是由臣互送两位公主回宫吧。”

    宁水元的这一番说辞合情合理,苏婧仪没有立马应答,而是看向苏婧琴。

    轩辕澈自行回京,若是被父皇发现……

    苏婧琴看了眼轩辕澈腹部还在流血的伤口,咬了咬牙,一把将轩辕澈扶起,“皇姐,此地不宜久留!”

    宁水元跳下马车,帮忙扶着轩辕澈上车。

    马车看起来十分小,一下子坐了四个人,难免有些拥挤。

    尤其是轩辕澈还是个大块头。

    苏婧仪坐在一旁,努力空出些位置,抬眸看了眼因为帮忙,衣裳和脸上都沾上鲜血的宁水元,抿了抿唇,“多谢。”

    宁水元微微一笑,“能帮上公主,是臣的荣幸。”

    苏婧仪看了眼宁水元,见他神情无比自然,即便身染鲜血,也依旧维持着一派儒雅书生的模样,心想,他……好像,也没有玖儿说的那般讨人厌。

    许是放松了下来,轩辕澈几人都合上了眼,马车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车轱辘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

    就在所有人都有些放松时。

    突然——

    破空的声音陡然传来。

    “公主小心!”

    离苏婧仪最近宁水元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两人瞬间调换了位置。

    箭矢穿透马车,依然速度不减。

    宁水元抱着苏婧仪向一旁倒去,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箭矢穿透了宁水元的肩膀。

    “嗯哼!”宁水元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却还是下意识用身体护住苏婧仪。

    闭眼休憩的轩辕澈此时也睁开了眼,虽然脸色苍白,可是眼神依旧锐利凌厉,从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苏婧琴的手。

    “有人藏在暗处,马车开快一点!”

    驾车的车夫应该也是有些身手的,听到轩辕澈的话,应了一声,吆喝着扬起马鞭,加快了速度。

    许是埋伏的人只会弓箭,一击不中后,迅速撤离了。

    轩辕澈听了许久,见再没动静后,轻轻松了一口气,看向宁水元,“大人可有事?”

    因为被宁水元抱在怀中,苏婧仪上衣也染了不少鲜血,苏婧仪抬头,看向宁水元。

    似是察觉到了苏婧仪的视线,宁水元抬头,对着苏婧仪露出一个虚弱又安抚的笑,这才看向轩辕澈,“多谢兄台关心,我没事。”

    轩辕澈身形高大,和北炎国人十分不相似,再加上宁水元是在宴会之上见过他的,不可能没有认出来,此时却只是唤他兄台,想必是看出来了,只不过没有戳破而已。

    马车里三人都想到了这一层,心里对宁水元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

    “褚哥!这里黑衣人实在是太多了!照这样下去,根本接近不了祭台!”

    少年手中的折扇此时已经沾了血污,脸上、身上亦是狼狈不堪的,焦急地看向一旁似乎已经杀疯了眼的储希。

    “拦我们的人越多,就说明他们不想让我们靠近祭台,九公主就多一份危险。”

    储希手起刀落,干脆利落地又抹掉了一个黑衣人的脖子。

    他们是从外围一步一步杀进来的,明显发现了区别。

    外围的黑衣人看似砍人无章,但似乎还是有组织的,可此时祭台附近的黑衣人,更像是不要命的死士一般,不死不休。

    “可是,褚哥,就凭我们几个人,怕是冲不过去了,苏哥也不知去了哪……”少年一脚踹开黑衣人。

    陡然听见身后有破空之声响起,刚想转过身去,就感觉到了一道凌厉的剑意。

    少年眼露惊喜,“苏哥,你终于来了!”

    苏云卿的剑法早就使的出神入化,且剑所指之处皆是死门,对着少年微微颔首,“认真些。”

    少年一脸兴奋。

    “是!”

    下手的动作越发凌厉起来。

    储希则有些愧疚,“苏哥,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你的任务……”

    话还没说完,眼睛陡然瞪大,也不顾面前的黑衣死士,猛地扑向苏云卿。

    “苏哥,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