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醒来-《我在古代当极品老太》

    “娘啊~!你怎么就这样丢下我们去了呀?”

    一声高昂的哭丧声,直接把宁芃芃一个激灵给吵醒了!

    宁芃芃孤儿出身,文化程度不算高,却能言善道。

    好不容易在市区一家房地产公司里上班,战战兢兢的工作了五年。

    这五年里,她从来没有给自己放过一天假,就为了攒钱在这市区里能买套房子。

    只可惜,攒了五年,也没攒够一套首付的钱。

    昨天是在月底业绩截止的最后一天,也是星期五,到了下班的时候,老板大发慈悲的提前告诉了她,这次她的业绩夺了全公司第一。

    所以,直接任命她成为公司的经理,下星期一直接上任。

    得知这个消息的公司众人,便起哄让她请客喝酒吃饭。

    上班五年,好不容易升职加薪,这么大的喜事,宁芃芃自然不可能拒绝。

    外面那高昂的女声,还在不停的嗷嗷叫着。

    原本宁芃芃还想忍忍,可是紧跟在那高昂女声的后面,又一道粗犷的哭丧声同时响了起来,两个人仿佛二重奏一般,比着谁的声音更响亮,更尖锐一样。

    被这声音吵的,宁芃芃的太阳穴咚咚咚的跳着,额头也一阵发紧,哪里还躺尸的下去。

    猛地一掀被子,气冲冲的爬了起来,嘴里还恶狠狠的朝外骂道。

    “哭什么丧啊?知不知道这是扰民啊?现在才几点,星期六不睡觉,天打雷劈知不知道!”

    随着宁芃芃的骂声,原本的哭丧声诡异的戛然而止。

    宁芃芃原本坐起来后,就想去摸枕头下面的手机。

    可是,一摸,二摸,三摸,都摸了个空。

    原本迷迷糊糊的眼前,突然清晰起来,四周的景象让她生生吓出一身的冷汗来。

    墙是黄泥墙,头上是黑黝黝的木头做的房梁,那房梁上盖着的,如果没看错,应该是稻草?

    还有自己为了睡眠好特地买的某胶床垫,如今却变成了硬邦邦的木架子床,原本的某胶记忆枕头也变成一块长方形,中间微微凹下去的硬木头。

    怪不得刚才她睡在上面觉得咯的慌,一点都不舒服。

    啊呸,现在是想不舒服的事吗?

    想到自己的那么多好东西,都变成现在这样,宁芃芃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脸色大变,顾不得穿鞋,直接光着脚丫冲到床边上那张看似是梳妆台面前,拿起摆在上面的一面铜镜,对着自己的脸就照了起来。

    等看清楚铜镜里那张模模糊糊的人脸,宁芃芃简直想捶胸顿足,她那张用那么多钱努力保养不长皱纹的脸上,居然长了好多皱纹。

    再伸手一看,拿着铜镜的手,跟自己原本细腻白皙的手相比,简直就是老树皮和嫩芽心的区别啊!

    “哐了啷”一声,宁芃芃手中拿着的铜镜掉落在地上,满脸的欲哭无泪。

    自己好好的升职加薪,喝了顿酒后,在家里睡一觉醒来,怎么就换了一具身体了?

    还没等宁芃芃想明白,只见她所住的这间屋子的房门被暴力破开,一群人冲了进来。

    “娘啊!你没事了啊!”

    带头的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对着她就是这么用力一声吼。

    不论是这声吼,还是看到这群人穿着古装的一身打扮,视觉上的冲击直接让宁芃芃整个人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呈现死机状态。

    然后她就被人七手八脚的搀扶到床边,特别是那个留着络腮胡子,头发有些毛糙的扎成一个揪揪的男人,用力的抹了一下眼泪,噗通一声直挺挺的跪倒在她的脚下。

    “娘,你活着真是太好了!你放心,儿子这就去休了那不孝的婆娘,只求娘不要再生气了!”

    宁有禄先是笑着说的,说到后面,却是咬紧了牙关。

    “奶奶,求你别让爹休了娘,呜呜呜……!”

    原本一脸忐忑跟在爹身后的宁绵儿,听到爹的话,忍不住也跟着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一下下的,把原本都已经宕机了的宁芃芃硬生生给拉回了神。

    特别是看到那糙汉子,跪倒在她脚边的模样,差点让她吓的直接跳起来。

    那个跪在他身后的小女孩,才几岁啊?

    还有旁边围成一圈的人,有男有女,一时之间,宁芃芃看的眼花。

    “住……住嘴,出去,你们全给我出去,我想好好静静。”

    宁芃芃知道现在很不对劲,所以,用力闭上眼睛,用手指着门外,对着这一群人吼道。

    也不知道宁芃芃这声吼起了作用,那些人看到宁芃芃这态度,居然半点异议都没有,乖乖地退出了门外。

    宁芃芃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阵阵的抽疼,随着这抽疼,涌入脑海的是这具身体的记忆。

    宁老太太,今年三十九,也就是宁芃芃换的这具身体的原主,因为是家中独苗,所以招了赘婿。

    只可惜,这招来的赘婿也是个命短的,将将三十岁,就没了。

    给年纪轻轻的宁老太太留下四子一女,也算是给宁家立了一大功。

    宁老太太一把尿一把屎的把这五个孩子给拉扯大,其中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若是就这么看,这宁老太太也算是励志的很。

    只可惜,虽然她辛苦拉扯孩子长大是真,可同样的,她也是这大槐树村里的一大极品。

    因为她那大侄子是大槐树村的里正,宁老太太没少占东家便宜,西家东西的,而且是便宜占起来没够的那种。

    恨不得把人家的好东西,都扒拉到自己怀里来。

    而最让宁芃芃想不到的是,宁老太太养的这四个儿子,虽然都给他们娶妻订婚了,可宁老太太最看重大儿子。

    所以,家中所有的好东西好资源都朝大儿子宁有福倾斜。

    老二,也就是刚才跪在她脚边的那个宁有禄,被宁老太太洗脑洗成了一个憨子。

    对,没错,就是那些小说里,宁可委屈自己,媳妇和孩子,也要像头老黄牛一般,无私奉献,任打任骂,愚孝到死的大憨子。

    这次宁老太太会晕厥过去,追其原因,就是因为钱桂芬早上在厨房间里,不知道捣鼓些什么,在看到婆婆时,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直接埋头跑回自己屋子时,宁老太太心中起了怀疑,追了过去,还没等她抓住钱桂芬,就直接摔了个大马趴,然后就这么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