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拿钱来救命-《我在古代当极品老太》

    “去,给你大哥传个话,让他今天晚上,必须到家。”

    怼完宁老三,宁芃芃心中才舒坦了一点。

    不过,宁老太太记忆里,全家好不容易攒的那点银子,全被老大给哄了去,这怎么能行?

    宁芃芃一想到,如今她口袋空空,啥也没有,就是脸上皱纹有,她就觉得心慌慌。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把宁老大哄去的钱,重新给要回来才行。

    “娘,现在赶去镇上,要是今天赶回来,那可得马不停蹄了。而且,如今大哥给他岳丈的杂货铺子里干活,哪里是他说回来便能回来的!”

    宁老三才不高兴这么大热天的跑去镇上喊老大呢,一个铜板都没有,还累的慌,他才不愿意干。

    “那就跟他说,他老娘就要咽气了,就等着他拿钱回来救命呢!”

    宁芃芃声若洪钟的大声说道。

    听到亲娘这话,再加上宁芃芃这一副徒手能打老虎,要是自己不同意,估计就打他的架势,宁老三浑身一震,哪里还敢再推辞,连忙应声一溜烟儿的朝镇上跑去。

    虽然娘身体好像没咋样,可娘的脑子应该是糊涂了,他得赶紧的把老大喊回来,主持大局才行。

    宁老三虽然滑头,但是脚程还算快,在申时就赶到了镇上。

    宁老大原本正跟客人聊天呢,看到老三撑着腰,大喘着气站在店铺门口对他招手,顿时微微皱了皱眉头,跟客人好声好气说了一声后,才出来站在老三面前。

    “你这是被狗撵了,跑成这样子?”

    宁老大疑惑的上下瞧了瞧老三这副模样,不解的问道。

    宁老三听到老大这话,忍不住心中暗暗对他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喘过气来,还没等他开口,就见大嫂柳氏从店铺里面的门帘内走了出来,一脸的精明的朝宁老三上下瞧了瞧。

    “三弟呀,你这般着急的来找你大哥,是有什么急事么?你大哥也真是的,就算店里忙,也不应该让你站在店门口。有福,还不快把三弟请到里面来坐。”

    柳氏话虽这么说着,但是脚却一动未动。

    原本宁老三想把老太太发失心疯的事跟老大说说,可看到大嫂这般恶心人的模样,心中顿时有些不悦,莫非大嫂以为他是来打秋风的不成?

    想到这,宁老三的脸微微有些耷拉了下来,垂下眼皮,只瓮声对宁老大说道。

    “娘让你拿钱回去救命,我话带到了,回不回去,你自个决定。”

    说到底,娘身体如今好好的,若说她快咽气的话,到时老大回去后发现不是的话,少不得会骂他咒亲娘,到时闹的里外不是人的肯定是自己,所以,宁老三说一半留一半,只说让老大拿钱回去救命。

    至于是怎么救命,那就问老太太了!

    宁老大原本听到柳氏的话,朝她瞄了一眼,见她身体一动未动就知道她不过是客套话,想必是担心老三从他手里借钱,所以才这般说,趁机敲打自己罢了!

    如今在岳丈的店铺里,自己不过是做个二掌柜,哪里敢得罪娘子,正想缩着脖子当乌龟呢,就听到老三这犹如晴天霹雳的话。

    “你说啥?娘怎么了?为啥让我拿钱回去救命?”

    宁老大一听老三带的这句话,整个人都有些发懵,一把抓住老三的袖子追问。

    他明明记得前几天,他从亲娘那边拿钱时,亲娘的身子骨还好好的呀?

    宁老三却是朝柳氏那边瞅了一眼,一把扯过自己的袖子,扭头就走,也不管宁老大在背后一直追着他喊。

    宁老大的脚程没宁老三快,没一会功夫,就不见了老三的踪影,宁老大只能跺了跺脚,转身回去。

    “这是怎么了?”

    柳氏刚才在店铺里,只听到什么钱,救命什么的,其他没听清楚。

    所以,看到相公回来,便拉耷着脸,不高兴的问道。

    宁老大却没回她话,只是进到铺子里面一头钻进刚才柳氏出来的那个帘子里,一溜烟儿的跑到自己屋子里,把之前刚从亲娘那边要来的二十两银子给塞到自己怀里,然后扭头就准备回村子里。

    却见柳氏柳眉倒竖的堵在房门口,指着宁老大骂道。

    “好哇,我就知道老三这么着急忙慌的跑来没好事,他是来问你借钱的对不对?这可是给咱们家鹏儿去私塾读书的银子,你把这钱拿走了,让鹏儿怎么办?”

    骂完,她冲上前去,跟宁老大撕扯起来,想把那银子从宁老大的口袋里掏出来。

    可宁老大着急回村子里,万一亲娘真有什么,那他就是大不孝啊!

    虽然平时他从亲娘这里没少捞好处,可不管怎么说,亲娘对他是真心疼爱的,他就算再自私,也不能做到对亲娘不管不问的地步。

    所以,宁老大把柳氏往旁边一推,大声吼道。

    “我娘病了,这钱本就是我娘的,现在拿回去给她看病,有什么问题?”

    吼完,也不去看傻了眼的柳氏,直接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等柳氏醒过神来,宁老大早就跑的没影了!

    “呜呜呜……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呀!”

    柳氏一想到自己儿子去私塾念书的银子没了,就忍不住伤心的捂脸哭了起来。

    她本就是家中老幺,最受父亲疼爱,嫁给宁有福后,宁有福也一直把她捧在手心里,还从未这般对她脸红脖子粗过,更别提动手推她了!

    柳氏越想越伤心,她一直以为自己把男人抓在手心里了,没想到,最后自己还是不如他亲娘来的重要。

    柳王氏刚挎着竹篮从后门进来,就听到院子里小女儿的哭声,顿时心中一跳,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顾不得手上还挂着刚买的菜,急匆匆的冲到小女儿的屋子里,连声询问道。

    “叶儿,你哭啥呀,这是发生啥事了?有福呢?他没在店里?”

    原本就伤心的很的柳氏,听到亲娘这般问,顿时悲从中来,又捂着脸大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哽咽的把宁老三找上门来,然后宁老大把银子拿走,还推了她,吼了她的那些话全给车轱辘的说了好几遍。